story@做宝可梦大师

虚空之心不会受伤

Q:中华上下五千年,诗是最美的。留下你最喜欢的古诗词吧?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这句话喜欢了三年多了,快四年了

我要说一下我今天又咕了,明天我一定一定会更新《魔法的秘密》,我写了3k+了,因为我最近迷上了打空洞骑士,我现在还卡在最初的关卡,我连第一地图最简单的boss都打不过,所以我要把它打死我才更有劲写文(充满决心)

【HP乙女】塞德里克时间的26个字母

除了斯莱特林男友,我还想拥有赫奇帕奇男友,他们真好(不)

还是安贝尔·雷丽,可爱的格兰芬多琥珀小姐,是个进入魔法世界的孤儿

应该会把哈利波特所有男性角色都嫖一遍

下次打算嫖雷古勒斯?

有时间线塞德里克没死亡,以及死亡的线

本来是打算在情人节发的,结果没想到我如此之鸽,如此之懒orz


A

Aliment 食物

赫奇帕奇的寝室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无时无刻能在厨房里吃上新鲜的食物,你一直羡慕格兰芬多的哈利·波特有隐身衣,你有时候幻想着如果你有隐身衣的话,你就可以在夜里大摇大摆地走在霍格沃茨的走廊上,去往赫奇帕奇休息室方向的厨房。


这时候的塞德里克总会用手弹弹你的小脑袋,他笑着会从他的巫师兜里掏出蜂蜜公爵那里买的糖,放到你的作业本上:


“肚子饿了,就吃我送你的东西吧。”




B

Birthday 生日

在与塞德里克交往之前,你从没想过会有过这样的生日,满天的烟火像那花朵样在霍格沃茨城堡上空绽放,将整个漆黑的夜空照亮成白昼,你小巧的身影站在霍格沃茨城堡前,火光流淌在你的脸上,照得你眼睛就像是。


赫奇帕奇的獾们在霍格沃茨空旷的广场上欢呼,他们手里拿着的是从韦斯莱兄弟那里买来的烟花,你看到塞德里克被他们接二连三地推上来,你看着他在人群的中央,他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你决定发挥格兰芬多精神跑上前去抱住他,你趴在他的肩膀上,眼泪止不住地从你眼中留下来。


“谢谢你,谢谢你,”


“塞德里克。”


“生日快乐,安贝尔。”


塞德里克再次抱紧了你,就像是拥住世界上最宝贵的礼物。



C

Chew 思考

“安贝尔,我思考了很久,我下定决心于是来找你。”


你手足无措地看着塞德里克突然站到你面前,你知道他是霍格沃茨的校草,可他看起来此时就像极了一位快要恋爱的少年,你正想找个借口离开之时,他开了口,


“安贝尔,我喜欢,请和我交往吧!”


于是你这时候知道了,快要与他恋爱的少女是你。

 



D

Dance  跳舞

在你三年级的时候塞德里克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圣诞舞会,圣诞节前夕你一直想去找塞德里克,可是学业的繁忙像噩梦一般无时无刻地环绕着你,让你不能从中脱身。


终于有一天,当你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塞德里克恰好在你的面前路过,他悄悄地在你手里塞下一张纸条:


“一起去跳舞吗?我还少个女伴。”



E

Eat 吃

“你吃饭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猫。”


塞德里克看着你吃饭时候狼吞虎咽的模样,用手擦了擦你嘴边的食物残渣,并带着打趣的笑容望着你,


“真可爱。”



F

First 第一次

你第一次看到塞德里克的时候是在分院仪式上,那时候塞德里克坐在赫奇帕奇的桌坐在桌子前,你站在他的旁边等待着属于你的分院仪式,他似乎是注意到你一直紧张地在发抖,于是他好心地拍拍你的肩膀小声地在你旁边说“不要紧张”。


可你就像一只被侵犯领地的小狮子一般向他亮出了自己的獠牙,在他的身上忽然打下不轻不重地一个拳头。


赫奇帕奇这时候有人惊呼地看向你想说些什么,可塞德里克却偏偏用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那时候的你愣愣地站在那里看了他好久,看着他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羞得你像个地鼠想钻地地洞里。



G

Golden Snitch金色飞贼

塞德里克身为赫奇帕奇魁地奇赛队的找球手,他此时正在魁地奇赛场;你身为格兰芬多的击球手,却因为前几天在魔药课上被炸了坩埚,手臂上还挂着白色的布,只能呆呆地站在看台上看着选手们参加比赛。


这一场魁地奇正是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对决,你身为格兰芬多当然会去毫不犹豫地支持自己的队伍,这一场球赛太过于精彩,你目不转睛地盯着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选手的身影,最终却以赫奇帕奇的找球手抓到金色飞贼结束。


你失落地在那里叹气,却没想到塞德里克当着众人的目光直接将扫把飞到你面前,他伸出双手,不顾其它巫师们的惊呼和呐喊,他手里捧着金色飞贼,


将此送给你。




H

Holiday 假期

在你五年级前夕的时候,塞德里克第一次在假期里邀请你去了他家。


刚开始的时候,你还是很拘谨,面对塞德里克父母审视般的目光,你不由得咽了口水强迫自己挺起胸直视他们的目光,你突然觉得你自己就像一头自信满满的狮子正骄傲地昂着头向你所需要征服的人展现自己的威风,你红色的大波浪卷发在阳光下格外的张扬,就像一团肆意燃烧的火。


塞德里克看到你这副模样,他总是会在一旁忍不住笑起来摸摸你的头:


“不用那么紧张,安贝尔,方式就好。”




I

Impression 印象

“我觉得安贝尔就是一团火,一团点燃我世界的火,”


塞德里克这样对他的父亲说道,他想到你趴在课桌上睡着的脸,想到你在大雪里奔跑着的身影,想到你在魁地奇竞赛中骑在扫把上那飘扬的红色长发,你的笑脸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他傻笑了几声,看着他的父亲,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成为我未来一生的伴侣。”


塞德里克的声音如此坚定地说道,他看着他的父亲,犹如许下庄重的誓言。



J

Jewel 宝石

“你的眼睛真好看。”


“谢谢!”你开心地朝塞德里克打趣地笑了笑,“像什么?”


“它不像任何东西,它比宝石还要美丽,它比钻石还要耀眼,在我眼里,它是属于我独一无二的风景。”


塞德里克在你旁边别扭地说着情话,他的脸颊微红,红地就像格兰芬多的旗帜。



K

Kid 小孩

“你简直像极了你的母亲,你看,你有着红色的头发,还有绿宝石般的眼睛,你的眼睛深处就像装满了星星,装满了我和你母亲的世界。”


塞德里克蹲下身子,他低头抵着你和他孩子的额头,他捧起他的脸,继续说道,


“可是我更希望你能拥有她那颗金子般的心灵,勇往无前,不惧任何困难,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塞德里克在你的孩子手上画出了一道直直的线,你的孩子顺着手心上的线的目光方向望去,看到的是你刚下班趁着飞路网来到壁橱的身影,你笑着走过来,紧紧地抱住你和塞德里克的孩子。



L

Luck 好运

这是最后一场三强大会的比赛了,塞德里克将与哈利,芙蓉,克鲁姆进行最后的比赛。


身为格兰芬多的你此时按理说应该去为哈利·波特祝福他幸运,你也确实这样了,可是你最后还是趁着旁边的那些格兰芬多同学不注意,来到了塞德里克休息帐篷那里,你偷偷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出了你最为真挚的祝福:


“祝你好运,塞德里克。”


塞德里克看着你绿宝石般的眼睛,此时的你眼底的深处就好像装满了数不尽的星星,他于是笑了笑,在你唇上了回应了一个甜蜜的吻。



M

Main  重要的

“安贝尔是对我非常重要的存在。”


塞德里克将你拥在他身后,他举起着魔杖对着前方不远处的食死徒亮出刺眼的光芒,


“如果你们谁要动她都必须先跨过我的身体,


只要我一天在,你们谁都别想碰他。”




N

News 新闻

在三强大会期间,你与塞德里克的共舞传遍了整个巫师界,预言家日报的独家报道为你两个人整整单独报道了一面,格兰芬多的灰姑娘与霍格沃茨的校草的凄苦恋情,那该死的丽塔·斯基特竟然用尽她那一切能胡言乱语的词汇来描述你与塞德里克。


当你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你被气得给丽塔·斯基特一个恶狠狠的诅咒,这时候塞德里克并却并没有在意太多,他只是轻轻地将你搂在他身旁:


“没事的,安贝尔,现在英国巫师界的全巫师都知道塞德里克的女朋友叫安贝尔·雷丽,这样就不会有人趁我毕业的时候来抓住你了。”


你看着塞德里克略微得意的神情,你生气地在他胳膊上用力地扭了一下,像极了气鼓鼓的小狮子。



O

Outcome 结果

“我以梅林的名义起誓,郑重地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不论贵贱,不论疾病还是健康,都爱着你,珍视着你,直至死亡。”


塞德里克牵过你的手,将那枚结婚戒指戴在你的手上,这一刻,你看着他真挚又认真的表情,


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P

Popular 流行的

最近霍格沃茨开始流行起麻瓜式的裙子,你也趁着流行期间用积蓄已久的加隆买了一条到膝盖上的格子短裙,可是宽大的巫师袍总是会挡住你身上的衣服。


终于有一天,你悄悄地在塞德里克面前将巫师袍故意脱下,他看着你因为害羞的微红的脸笑了笑,


“你的新衣服真好看,安贝尔。”


“谢谢。”


你下意识地说了这样的话,你看着塞德里克望着你的英俊的容颜,你恨不得马上穿上巫师袍马上逃离他的视线。



Q

Quit 退出

“我不会退出对抗食死徒的战争里!我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为巫师界出一份努力!”你站在塞德里克的面前,充满地决心说道。


塞德里克看着你异常坚定的眼神,他笑着摸摸你的头,随后说道,


“我和安贝尔一起,我们都会为了我们心中的正义而战。”


塞德里克站在你的身边,和你的声音一样,异常坚定地说道。



R

Rule 规则

“塞德里克,快点,快点,据说拉文克劳的天台在晚上能看见神奇的东西!快走快走!”


你拉着塞德里克的肩膀想让他陪你一起去夜游,他正在霍格沃茨的图书馆,此时已经快到宵禁的时间,而这时候图书馆的学生们丝毫没有想回去的念头,他们都在为O.W.L考试而努力着,塞德里克即使十分优秀,也毫不意外。


“宵禁时间被费尔奇抓到可是要被禁闭哦,你不怕吗,安贝尔。”


“规则就是用来被打破的,身为格兰芬多我无所畏惧。”你信誓坦坦地向塞德里克说着,塞德里克看着你自信的模样被你逗笑了,你摸了摸你柔软的红色头发,起身笑着说,


“那我为了你就破例一次吧。”



S

Sun 太阳

“塞德里克就是我的太阳。”


“安贝尔就是我的太阳。”


“他在我不经意间走进了我的世界,将我的世界添上最美的光彩。”


“她在我不经意间走进来我的世界,为我的世界点燃了属于我们的火。”


你和塞德里克纷纷将这两句话刻在了你们经常上课的桌子上,直到毕业后,你们都没曾将这些事情告诉对方,


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得到证明,所有心底最深处的秘密都会在岁月里实现,时间会见证你们的爱在剩余的时光里永不凋零,那是世界上最美的花,


它的名字叫做“爱情”。


T

Toodledo 再见

“再见,塞德里克,祝你好运!”


你看着塞德里克回过头朝着笑,你看着塞德里克转过身走进赛场,你看着大门的缓缓地关闭,带着期待静静地等待着塞德里克拿到奖杯的那一刻。


可你不知道,当塞德里克出来的时候,他已是冰冷的尸体,人们的欢呼声掩盖过了你的哭声,你哭着不顾一切地冲进赛场,周围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似乎与你无关,你的眼里此时只有躺在赛场上的塞德里克。


你站在原地,看着塞德里克呆滞的眼神望着你,你不争气地抱着他,豆大的眼泪从你眼里流到他身上,


这不是再一次相见,这是再也不见。



U

Ubitquitous  普通的

塞德里克是个优秀的人,同时也是个普通的人。


他会像所有丈夫那样在你回家的时候接过你手中的公文包,在你做饭的时候为你切菜,在你睡觉前拥住你,并在你的额头上轻轻烙印上一个轻柔的吻,像是向所有人宣告你是他的所有品。


这时候的你总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甜甜一笑,像只猫一样灵巧地钻进塞德里克的怀里。



V

Valentine's Day 情人节

这是你和塞德里克第一次在莫德霍村度过情人节,你们先是在蜂蜜公爵那里采购了最新的糖果,再是去文人局那里买了必需的学习用品,每次你们都会路过帕笛芙夫人茶馆,看到里面那些充满少女心的蕾丝花边。


这时候所有的霍格沃茨情侣就像是早已约定好,他们在里面开着接吻派对,即使不去看,隔着玻璃你和塞德里克都能感受到那些快要溢出来的粉色泡泡,你嫌弃地看着他们,而此时的塞德里克就像没看见般,他低下头,笑着问道你:


“要不要我们也加入他们?”



W

Wood 木头

在你与他谈恋爱之前,你有时候怀疑塞德里克就是个感情木头,他身边有太多优秀的女孩子向他示好,可他总是像没看见,你也在暗恋他的女生堆里,他太耀眼了,他就是太阳,身边的所有人都是那样黯淡失色。


只是在某一天的下午,你在自习室里静静地写作业,他坐在你的对面,隔着阳光都能看到他那微颤的睫毛一闪一闪。


忽然间塞德里克传给了一张纸条,你好好奇地打开纸条,上面写着:


“安贝尔。


我喜欢你。


想和你在一起。”



X

Xmas  圣诞节

“圣诞节快乐!塞德里克!”你开心地将精心包装的圣诞礼物送到塞德里克手里,“这是我为你亲手制作的圣诞烤饼,快吃吧!”


塞德里克看着你手中的礼物,他笑了笑,笑得就像阳光一样温暖,他接过礼物,在你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个温柔至极的吻。


“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圣诞礼物,谢谢你。


安贝尔。”


你看着他的笑容,就像是吃了滋滋蜂蜜糖一样甜到了心里。



Y

Yard  院子

你很喜欢花,塞德里克于是在你和他的住的院子里种满了花种,你工作回来的时候开心地在他的脸上猛亲了一口,于是他在你的唇上回应你。


不急,一切都不急,他拥着你将你推倒了在床上,以后的时间长得很,你可以在某个充满阳光的午后,他拉着你的手,漫步在院子里的小路上,看着那些花绽放自己最美好的姿态。


而此刻你只想和他融为一体,直到时间的尽头。




Z

Zag 急转

所有美好的事情突然在黑魔王第二次来临的时候急转之下,


不过你不会担心,不会害怕,因为你和塞德里克在一起,你相信你们一定会在这场战争赢得最终的胜利,在所有胜利结束之后,


你和他最终会回到平凡且快乐的生活里,


在那个充满阳光的下午。

是鱼饭老师的奶茶模板!

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霍格沃茨的小情侣就应该甜甜甜!今天肯定会有一更!在四年级来临之前谁都别想谈恋爱!🌸🌸🌸

占个tag问问有人吃小骑士x大黄蜂吗

这对真的太可可了,刚入空洞坑,就迷上了这对,太好磕了他们!😭😭😭

画师二九

突然想起来很早之前约的一个套图,真的无敌可爱了,是刚入oc圈约的稿子


画师:大概

姓名:乔纳斯.林纳尔森 【Jonas.Linnarsson】

初始年龄:14

国籍:瑞典

出生年月日:1996.12.27

星座:摩羯座

性别:男

简介:

林纳尔森家主的长子,有着大理石般英俊的容颜,由于小时候父亲对他过于苛刻的要求,导致他整个人看起没有生气,性格孤僻。

画师:杏子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遗忘。


序幕 


【番外】乔纳斯·林纳尔森

乔纳斯·林纳尔森出生在一个冬天。

【Jonas·Linnarsson】


那年冬天比以往的冬天还要寒冷,纷纷扬扬的大雪飘落在屋顶上和玻璃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此刻瑞典的一座小镇的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这时候人们都纷纷在家里享受着圣诞节假期带来的舒适与温暖,圣诞欢歌从老式的收音机里流出,一遍一遍响彻在空荡荡的街道。


在这座小镇的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私人别墅,别墅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存在,具体什么时候建造的人们无从知晓,只知道这座别墅饱经风霜,见证了将近一百年的历史。


小镇上的人们对这座别墅通常是敬而远之,这座别墅从外表看就像被施了魔法,它的院子四季如春,鸟语花香,即使像现在这样的下雪天,院子里也有着美丽的玫瑰花和铃兰在绽放。小镇上的人们有时候能从这座别墅里看到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从这里进进出出,不过很快又像风一样在人们的面前消失地无影无踪。


别墅很大,整整有三层楼。别墅的主人看起来格外富裕,它的家具用的是最为上等的檀木作为原料,那些整齐地摆放在橱窗里的餐具闪着金子般的光,而此时此刻正有一位金发的美丽女子躺在一张床上扭动着身子,她的嘴里紧紧咬着一块布,她的头上直冒着热汗,汗水浸透了她的衣服和床单,她的双手拼命抓着被子,就像在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而女人身处房间的门外,此刻正有一位有着棕色头发棕色眼睛的男人正快步地走来走去,他的五官还算得上是棱角分明,仔细一看他也是一个无比英俊的人。


可男人看起来比屋子里的女人还焦急,他的表情已经扭成了一团,他不清楚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深爱的妻子今天就要将孩子生下,他急匆匆地从议会上赶来只为了见证林纳尔森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诞生的时刻。


当屋里传来“哇”的一声时,男人的眼眉顿时松开,他快步走进屋里,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女仆手中哇哇大哭的红通通的婴儿。


“哈斯滕,就叫他乔纳斯·林纳尔森吧。”

【Hasten·Linnarsson】


床上美丽的金发女子看着棕发男人笑了笑,一旁的女仆正抱着哭闹的小婴儿不停地哄着,男人少有地朝女人露出笑容,他亲昵地摸了摸女人出汗的额头,再是接过女仆手中的孩子抱在怀里摇了摇,婴儿逐渐停止了哭声,他用他那双清澈的蓝眼睛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男人,


乔纳斯·林纳尔森就这样出生了。


乔纳斯自有记忆开始,他印象最深的莫过母亲的温柔与父亲的古板,听后来的下人说,他的母亲是个优秀的药剂师,她一直在为林纳尔森家族作贡献,她是位杰出的女性,她研制出来的药剂被无数人所推崇,据说就连当时的北欧最优秀的魔药大师也对她这样的人才赞不绝口。


每当乔纳斯小时候摔倒想哭的时候,母亲总会带着温柔的笑容站在他旁边鼓励她起来。在安静的夜晚里,母亲总会唱着那些悠远的歌谣伴随着他进入梦乡。


可那些记忆对于现在的乔纳斯来说太遥远了,他隐隐约约只记得母亲那如同阳光一样灿烂的金黄色头发,还有像海一样温柔的蓝眼睛,母亲的身影总是被包裹在朦胧的雾里,他看得不真切,遥远得就像是他在梦中无迹可寻的场景,每当他去用手触碰时,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每当他又想起的时候,那些记忆就如同昨日的影像重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让他又久久不能忘记。


那时候的父亲经常不在家,他就由母亲和管家轮流照顾,在母亲还没出事前,乔纳斯勉强还算过着普通孩子那样该有的童年,只是他的父亲对他的要求有点严格,为了让父亲不失望,他也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辜负父亲对他的期望。


乔纳斯就这样安稳地度过了他四年的生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在小镇里认识了一个不会魔法的男孩,他与男孩经常去小镇上附近的小树林里玩耍,他们在那里有着属于自己的秘密小基地,他们在那里畅所欲言,然而乔纳斯自始自终对男孩保留着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他是个巫师。


可悲伤如洪流般来得太快,所有的幸福在他五岁那年就破碎,他那温柔的母亲突然死于一场实验事故,那天的他再也没有等到母亲回到家时温柔的问候,还有她那温柔的笑容,他孤零零地一个人在空旷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把魔法小扫帚,最后等到的是管家带来母亲死讯的消息和父亲近乎绝望的面孔。


当乔纳斯再一次看到母亲时,已经是在墓碑前了,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胸口戴着白色的玫瑰花,他的父亲站在身后一言不发,他一定觉得父亲很伤心,可他的父亲并没有任何表情,他想哭,他的父亲不让他哭,他努力憋着眼泪直直地看着墓碑上面挂着的母亲年轻时候笑着的黑白照片——


凯拉·林纳尔森在此长眠。

【Kayla·Linnarsson】


乔纳斯从那时起再也没看到父亲的笑容,他将所有的心思一心一意投入到他的工作中,乔纳斯能经常在看到自己的父亲在大厅的中央看着自己的祖父罗杰·林纳尔森的挂像,上面的祖父即使白发苍苍,可他丝毫没有减少当年的风采,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就像是一位真正的首领。

【Roger·Linnarsson】


林纳尔森家族的人都说罗杰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们都说是他一手撑起了整个北欧魔法界的情报网,他将林纳尔森家族从最低谷的时期推上了巅峰,当他去世的那一天天空竟下起了雨,林纳尔森家族的人都说梅林都在惋惜这位早逝的英才。


罗杰临死前,他亲自将林纳尔森家族的一切交付到了哈斯滕手上,哈斯滕也不负众望,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经营着罗杰留下来的一切资产,可那些令人讨厌的事情就如同魔鬼一样整日纠缠着他,再加上失去爱妻的痛苦,哈斯滕已经不知不觉间对于乔纳斯的管束达到了一种不可理喻的地步。


哈斯滕开始要求乔纳斯不再出去和那些对他无关紧要的人混在一起,男孩开始频繁地来往欧洲各大家族间的聚会,他穿着华美的服饰,带着完美的笑容,像个演员,来往于人群之间。


乔纳斯从那时起,哈斯滕开始严格控制他所有的出行和学习任务,他感觉自己所做的一举一动都遭受到了父亲的监视,他不再没有私人空间,他无时无刻都必须以完美的姿态向世人呈现,告诉所有人他是林纳尔森家的下一任家主,母亲给了他完美的皮囊,而父亲教会他如何面对不同的人该有的模样。


乔纳斯甚至觉得就连睡觉的时候他都感觉到黑暗中有着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盯着他,他感受到了巨大的不安,他甚至在梦中梦到的都是父亲那张苛刻的脸,每到这时候,他总会惊醒,看到窗外的月光孤零零地照在他的桌子上,而此时他的背后已经是大汗淋漓。


乔纳斯为了捍卫他那仅剩的友谊与自由,他悄悄地给那位不会魔法的朋友写信,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他将信寄过去告诉他,在他生日六岁那天,他会来到那片熟悉的小树林与他度过人生中的第六个生日,在此之前,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靠着这样的念头,乔纳斯总算在日日夜夜里熬过了父亲对他的高强度控制。自写信以后,乔纳斯偷偷地在自己的房间秘密计划着出逃,终于到了他六岁生日的那一天,那天阳光都格外的灿烂,似乎梅林都在为他庆祝,他终于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只自由的小鸟,去迎接属于他广阔的天空。


可乔纳斯不知道,当他回家的时候,迎接的他才是真正的地狱,他看见父亲端坐在他的桌边,看着他慢悠悠地将自己写给朋友的那一封封信用火烧掉,看着他亲口说要对他那位朋友使用“一忘皆空”的咒语,看着周围熟悉他的那些人的记忆一点点消失在世界上,人们还继续过着他们的生活,可是谁还会记得乔纳斯,那个有着金发碧眼的男孩。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遗忘。


乔纳斯忽然明白了,他从来都没拥有过什么自由,那些东西就像天空的云一样虚无缥缈,他本以为拥有过,可事实却总相反,他从未拥有,他一直都是站在原地,最后看着它们一点点消失在天空的尽头。他始终是一只笼中鸟,父亲亲手将他的双翼折断,永远地困在了这座永不见天日的名为家庭的牢笼里。


他没有自由,他没有去选择的权利,他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这就是对他,对于林纳尔森家族的最好的选择。


从那以后,乔纳斯就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他无条件地去执行父亲在他脑海里输入的程序,他每一笑每一言都是承载着父亲的愿望,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逐渐失去了美丽的光泽,彻底失去了往日的生气,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死海。


乔纳斯理解父亲,他知道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对于林纳尔森家族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对于林纳尔森家族有多么重要,他必须以最佳的状态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才不会让父亲失了颜面。


乔纳斯曾在夜里偷听到哈斯滕与管家之间的谈话,哈斯滕的弟弟厄斯滕一直对他家主的位置在窥视,他甚至恨罗杰将那些林纳尔森家族的一切交到哈斯滕手中,他一直在暗中想将哈斯滕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下去,可他没有办法,只能虎视眈眈地看着哈斯滕坐拥在其它林纳尔森的中央。

【Osten·Linnarsson】


更糟糕的是,父亲的商业路也遇到了危机,家族的产业在北欧魔法界中节节衰退,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事情出现了转机,有个神秘的男人找到了困境中的父亲,他告诉哈斯滕他可以帮他,但是要答应他一个条件。


哈斯滕欣然接受了男人的条件,乔纳斯并不知道男人的身份,不过他觉得男人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他只隐隐约约能从父亲交往的人中看出些端倪。男人通过他背后的那些朋友们帮哈斯滕扫除了一切障碍,林纳尔森家主的产业竟然在一夜之间一飞冲天,成功坐稳了北欧魔法界第一商户。


“乔纳斯,快叫主人。”


当父亲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时,他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他就像放下了自己的尊严般,恭恭敬敬地弯着腰朝着那个站在阴影处的男人。乔纳斯站在门口,他用他那双已经没有任何波澜的灰蓝色眼睛不动声色地望着屋里所发生的一切。


乔纳斯他枯燥的金黄色的头发早已失去了金灿灿的阳光味道,他那灰蒙蒙的蓝眼睛似乎永远都是被笼罩上一层雾,没有人能看清他眼底到底充满了什么,阴影处的男人也同样在看着乔纳斯,良久才说了一句:


“不用那么拘谨,孩子,叫我安吉斯先生就好了。”


“哈斯滕,你把他养坏了。”


从那以后,乔纳斯的父亲就开始乐衷于往东方国家那边跑,他通过强大的人际网结识了中国四大纯血家族的钱氏现任家主,那钱氏是对所有中国巫师的信息了如指掌,他们对于北欧魔法界那珍贵的资料还有那笔客观的金钱钱氏颇为心动,于是开始频繁地与林纳尔森家族来往。


在每年的春节,林纳尔森家族都会向钱氏送上他们想要的东西,同时,作为等价交换,钱氏也会递上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乔纳斯曾亲眼看到父亲将那些白纸黑字的资料亲手递到安吉斯先生手中,所有的信息全部写的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孩,没有照片,没有名字,没有出生年月日,那上面只有女孩的生活情况,她什么时候过生日,她什么时候去上学,甚至就连她考试考了多少分,什么时间点睡觉,玩游戏时候的输赢全部都写得一清二楚。


哈斯滕曾试探着问过安吉斯这样做的目的,那时候的安吉斯只是给哈斯滕倒了一杯红酒,他话不多,他只是笑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是为了一个承诺。”


哈斯滕不再多问,乔纳斯看过那些资料,女孩实在是太过平凡了,她的身边没有发生过任何魔力暴动,就连一本书也没在她情绪激动的时候飘起来过。女孩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她看起来还特别沉迷于那些麻瓜的电子游戏,可她的成绩却意外地好,如果说“聪明”是种特长,那么她的脑子大概是她唯一的武器了。


直到女孩刚过十岁不久生日的那一天,钱氏再也没有给罗杰送上任何关于女孩的资料,当今钱氏家主还特意在圣诞节那天来到林纳尔森家的别墅,他带着上等的茶叶向罗杰捂住胸口表达着自己最诚挚的歉意:


“我很抱歉,林纳尔森先生。有人在暗地里保护那个女孩,我对此无能为力。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一定要收下,希望我们两家族的友谊不会因此而断。”钱氏临走前还在哈斯滕耳边说了句只能他听到的话,哈斯滕后来将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安吉斯,


“不要去惹那个女孩,她后面有妖怪。”


“妖怪?妖怪!”哈斯滕突然知道了什么,“我知道了!是她!钱氏曾经告诉过我,中国魔法界那边有着一位深不可测的女人,可怕的是女人活了几千年,但她的容貌一直都没有变化,在她身上甚至感知不到任何魔力。”


乔纳斯对于女孩的事情漠不关心,只不过那位大人和父亲对此总是经常谈到,那些事情也像灌水一样灌进了他的耳朵。乔纳斯已经有了新的朋友,他的朋友们在圣诞节来临前夕的时候寄给他两个精心包装的礼物,更令他开心的是,那位大人在圣诞节的时候也送来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是一本古老的中世纪魔法书。


乔纳斯还欣喜地发现,那位大人对他格外地好,在当年帮助父亲之后,他每年都会在圣诞节寄来一份送给林纳尔森家族的礼物,还有他的礼物,甚至知道他在德姆斯特朗里不擅长魔药学,给他寄了一本厚厚的魔药学笔记。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乔纳斯欢喜地收下他的圣诞礼物,今年圣诞节,他要去往英国古老的炼金术士家族的麦格尔家族度过那位大人口中的家族聚会,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那位大人那些所谓的朋友们的孩子们,他相信以他的能力,一定会成为聚会上最耀眼的一颗星。


想到这里,乔纳斯笑了笑,他合上那位大人送给他的魔法书,他关掉灯,躺下床。


那天晚上乔纳斯少见地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又回到了当年的那片小树林,小树林里有着他现在的朋友们,他突然觉得自己快乐得像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


不远处,他的母亲坐在石头上看着他,露出了如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







写在最后:

乔纳斯人设请戳这里 

距离我上次更新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主要是我懒,知乎和b站来来回回逛,然后再去看看番,看看小说,一天就没了。

我感觉我就是属于那种越写越飘,文笔越写越烂那种,写家族斗争简直要我命。

起名废,番外就用每篇人物的主人公来写了。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肯定现在都喜欢戴蒙娜,先别急,等我把第一部结束之后来吹吹各个角色性格的闪光点,我跟你们坦白,主角四个人中我最喜欢单悦,我从今天开始就是单悦吹,你要看到最后才知道她是多么好的一个女孩!

先说细节

人的记忆通常是从五岁开始,少部分人从四岁开始就有甚至更早,我这里写乔纳斯记忆从四岁开始

院子里的花是铃兰和玫瑰,铃兰是瑞典国花,玫瑰是英国国花,白色玫瑰花是西方葬礼上常用的花朵

另外感叹一句,帅哥就是帅哥,不管哪种画风,都是一个字帅。

乔纳斯的父亲哈斯滕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乔纳斯是个好孩子,他真的是个好孩子啊,一切以家族利益为重,可惜父亲教育方式不对,把他养歪了。

安吉斯绝对不是什么正派,但也不是反派,他的黑历史我以后会写,他只能说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

我估计后天或者大后天还有一更,最近会疯狂补进度,就这样

画师东南角无悔

服设使用权陌小白

各位元宵节快乐!!!

两位美女给大家拜最后一个年!!